三俗345

花心萝卜,坑品极差

【利艾】《Come on baby!》(又名抖S闷骚与驱逐系处男(并不)③

----------------------------

【3】


  今天城堡的夜晚也十分安静。

  一点灯光如豆,调查兵团团长诶尔文正默默地在办公室里批阅文件。突然间响起“砰!”的一声,门被人粗鲁的打开——韩吉窜进来,兴冲冲地嚷道:“嘿诶尔文,我要告诉你一件大好事!”

  被打扰办公的金发男人扫了一眼入侵者,神色略微阴郁:“是么?”

  “诶尔文……”分队长察觉对方并没有被自己的喜悦感染,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诶尔文低下头继续工作。他拒绝承认自己被某得力下属伤了心。

  “我真的有好事要告诉你啦,关于利威尔的,你要不要听?www”

  男人捕获到关键字,惊讶道:“利威尔?”

  这人的好事?难道他要跟艾伦结婚了吗?……不对我在想什么!诶尔文觉得自己的头又要开始隐隐作痛。

  “你说吧。”他无力地说道。

  “利威尔托我给他买罐糖哦。www”

  “什么?”

  “当然不是他自己吃啦,说是买给别人。”

  诶尔文对于“别人”的身份可是清楚得很,所以男人只是兴趣缺缺地“哦。”了一声,继续工作。

  韩吉则困惑地问道:“利威尔这是在是向他人示好啊,团长你难道不好奇那个人是谁吗?”

  “不好奇。”诶尔文冷静地看着自己的下属,“因为我知道那是谁。”

  “诶?是谁啊快告诉我。www”

  “……你猜会是谁?”

  分队长略微思索:“……难道是艾伦?”

  “应该是。”

  “果然啊。”这个结果没有太让韩吉失望,他耸了耸肩道:“不过稍微有点意外,毕竟艾伦……不是寻常人物。”

  “没关系,利威尔也不是。”男人淡淡地说。

  “……诶尔文?”分队长对今天的团长感到十分奇怪,这个男人似乎十分……麻木不仁。

  “你今天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呢,怎么了?”韩吉问道。

  “韩吉,我很好。”男人的语气依旧淡然,却抬起头露出一个有点怪异的温柔笑容:

  “——我刚才还看到利威尔端着蜡烛去了艾伦那里呢。”


  韩吉的风镜掉了下来。


  -------------------------


  “噔,噔,噔。”

  利威尔踩着潮湿的石阶往下走,虽然墙壁上挂着火把,但他还是端了一支蜡烛。

  “噔。噔噔。”靴子跟敲击地面发出明快清脆的声音。

  最近他的心情一直不错。

  训练(欺负)新兵的过程让他颇为享受,似乎“权利”这种飘渺的东西从未给他带来过如此愉快的体验。

  ——艾伦·耶格尔,还不赖啊。

  士兵长开始盘算结婚的日子放在哪天比较好。

  “——啊!”

  突然间有人出声打搅了他的如意算盘,利威尔循着声音看去,正好与楼梯下面的艾伦视线相交。

  男孩儿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开心笑容,他轻快地问候道:“晚上好,兵长。”

  这孩子一直在这里等着吗?想到这利威尔的心情顿时愉悦起来,但他面上并没有表现什么,只是颔首道:“晚上好。”

  15岁的新兵像是迎接大英雄一样地接待他,热情地请他给他准备茶水。

  “很抱歉这里只有普通的茶,并没有您平时喝的茶好。”新兵挠了挠脸颊羞涩地说道:“非常感谢兵长晚上来这里。”

  利威尔看着他写满了“崇拜”二字的眼神莫名些无力。

  “没什么。”男人淡淡地说,“你最近怎么样?”

  “调查兵团的各位都对我很好,我很开心。”

  “这样啊。”

  “嗯。”

      “……”

  “……”突然找不到话题了。

  利威尔抱着一线希望看向艾伦,只见对方一副毫无知觉的样子等着他开口。

  “……”这个迟钝小鬼。

  沉默。

  “……”

  沉默了好几分钟。

  “……”

  新兵突然“嗖!”的一声站起身:“茶冷了,我给您重新倒一杯。”

  利威尔给他吓了一跳。

  “呃,哦。”惊诧之余,利威尔觉得这几分钟就像过了几年。“不用了。”他说道,手里的茶还没冷。

  艾伦却没有料到他会拒绝。

  男孩子不知道他临时想出来的,用来打破沉默的计策下一步该怎么进行了。

  他干脆心下一横,道:“不行必须给您重换!”说着就要从利威尔手里夺走杯子。

  利威尔下意识伸手护住:“我说了不需要!”

  艾伦则执意要拿,男孩子突然在这种时刻倔强起来,而男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愿给他,争执中只听见“哗啦!”一声。

  ——剩下的大半杯水全泼到了利威尔身上。

  “……”

  新兵几乎眼前一黑。

  “对不起!”艾伦急道,手忙脚乱地找毛巾就往对方身上按。

  “……”

  利威尔“啧。”了一声,突然抢过毛巾对着小鬼的脸一通乱揉。

  “你这个笨蛋小鬼!”

  “唔!”艾伦挣扎起来,“请住手很难受——”

  “难受是为了让你长记性,别再这么笨手笨脚!”下手更狠。

  “啊啊啊我知道了!疼疼疼不要捏啊!”眼泪快出来了。

  “啧。”看他似乎真的很不舒服,利威尔收回了作恶的手。

  “笨蛋。”不过还是要口头打击一下。

  “兵长太用力了!”艾伦捂着腮帮埋怨长官的粗鲁。对方手劲很大,自己的脸都快被捏肿了。

  “……哼。”

  “……”

  “……”

  双方再次陷入沉默。

  静了一会儿后利威尔先开口:“喂,艾伦。”

  “是?”

  “一个人住这种地方……不会害怕吧?”

  没能把“寂寞”二字说出口啊。

  利威尔注视着对方等待回应。

  “害怕?”艾伦偏了偏头,“并没有啊,我已经过了胆小的年纪了。”男孩儿咧开嘴露出这个年纪特有的单纯微笑,直视着对方的眼睛说道:

  “况且兵长不是在这里嘛,也不感到寂寞哦。”

  男孩儿美丽的金色眼睛因为微笑的关系微微眯起来,璀璨的瞳孔中仿佛有光芒在闪烁。

  利威尔突然语塞。

  糟了。男人心想。

  ——刚才因为那个笑容心跳加速了。

  士兵长转过头去干咳了两声,稍带慌张地说道:“小鬼你该睡觉了,我先走了。”

  “诶?”艾伦觉得自己有点儿跟不上长官的节奏,“可是您还……”什么都没做?

  “你还想怎么样啊?”利威尔烦躁地说道。他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床上,一脸困惑不解的少年,突然伸出手在对方毛茸茸的头顶胡乱揉了两下。

  男人道声“晚安”,然后收回手径自离开了地下室。

  ——他逃走了。

  空荡的地下室里只余不知所措的男孩儿依旧在那里愣愣地坐着,听那人哒哒哒踩着楼梯快步离去的声音。


---------------------------------


  “飒飒。”布料相互摩擦发出轻微的响声。

  新兵已经在床翻来覆去无数次。

  ——被兵长揉头发了。

  这个事实几乎霸占了他的大脑。头顶被摸过的地方传来奇妙的感觉,仿佛男人的手仍旧停留在上面一样。

  艾伦突然想起男人昨天说的“新娘”。

  新娘……么?

  ……脸好烫啊。

  “飒飒。”又翻了个身。

  睡不着了。

  少年把脑袋埋进被窝里,用细小的声音呢喃道:“兵长……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TBC=

--------------------------------------

终于进行到正题,而且省略号很多的一章。

……坑了好几天对不起。【土下座

感觉逗比不起来了呢,干脆走温馨路线,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觉得萌。

老流氓突然如此羞涩真是对不起了。XD


评论(2)
热度(6)

© 三俗34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