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俗345

花心萝卜,坑品极差

【鬼白】《口不对心》⑤

  【五】


  *****************


  【妲己姐姐的恋爱诊疗所】


  我被他拒绝了。


  我可以直接把人绑过来吗?


  ——鬼灯

      ***

  附录:


  《鬼灯大人的情书》


  致白猪白泽:


  请快点堕入地狱吧!


  ———鬼灯


  《白泽先生的回信》


  致恶鬼:


  你想得美!(#‵皿′)凸


  ———白泽


  *************


  我跟鬼灯大眼瞪小眼,再大眼瞪小眼,电光火石的一秒后我们终于清醒过来,不约而同地往楼下狂奔。


  前台小姐紧张地看着气喘吁吁的我们。


  “……请、请问还有什么需要吗?”


  “那个,”我喘着气说,“请问还有没有两张床的房间?或者两个单人间也行。”


  “很抱歉,已经没有其它的房间了。”


  “……”


  “……”


  我深深地吸进一口气,再吐出来,告诫自己冷静冷静要冷静。


  我跟鬼灯两个怎么说也是大男人,没必要像个小姑娘似的对住宿问题斤斤计较。现在正是我在鬼灯那小子面前彰显成熟男人气度的时刻,综上所述我应该,我完全可以接受这一切。


  不过鬼灯要睡沙发。


  “这样啊,”我礼貌地对前台小姐微笑,“那我们就住这间好了,刚才麻烦你了。”


  “啊……没什么没什么。”前台小姐双颊泛红呆呆地看着我,估计是被我电到了。


  小爷即使弯了依旧魅力四射啊,我陶醉地想。但当我想再接再厉要个电话号码的时候却对上鬼灯嫌恶的眼神,刚膨胀起来的心情马上又瘪了下去。


  我心说你老那样看我做什么,反正我现在有心而无余力口头调戏一下你管得着吗管得着吗你。


  我蔫不拉叽地拖着箱子跟鬼灯一起回到1024,行李放好以后我继续蔫蔫地对鬼灯说:“我想先洗澡,你稍等一会儿就好。”刚才过该死的洗衣机时出了一身冷汗,黏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那你快点儿。”鬼灯的口气不善,但出乎意料地没有拒绝。


  我有点惊讶,但还是快速地冲了个战斗澡。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我看见鬼灯埋在沙发里,对着窗外五光十色的夜景不知道想什么。


  “想什么呢?”我从冰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故意挡在他眼前。


  鬼灯转过脸来直愣愣地看着我,仿佛我脸上长出了一朵花来。


  我不自在地问:“干嘛?”


  “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随便。”


  “那就先说坏消息吧:我们只有一张床,所以你睡沙发。”


  “凭什么我睡沙发……那好消息呢?”


  “你睡沙发。”


  “不是说好消息吗!?”


  “对我来说是好消息。”


  我气急败坏地把水瓶糊到他脸上:“管你呢,我才不睡沙发!”


  鬼灯抢过瓶子,轻蔑地从鼻孔里哼了一声:“这可由不得你了。”


  我危险地眯起眼睛:“由不由得我,你试试再说。”


  “那来啊!”


  “来就来啊!”都是人类的身体了我看你还能不能横!


  ……


  五分钟后我捂着脑袋在客厅沙发上挺尸,周围堆满了被当做凶器的瓶装矿泉水。


  鬼灯不是人。


  我怨毒地盯着房间里的天花板,忽然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好像我宿醉的时候也会这样在客厅沙发里躺着,原因同样是头疼。


  感谢鬼灯让我回味了这一场景,我恨鬼灯。


  我继续怨毒地盯着天花板,对某个已经身处地狱的混蛋施以下地狱的诅咒。而我诅咒的对象刚好一派轻松地从我身边走过,扯着领带嫌弃地说:“别装了,快点下楼吃饭。”


  我使劲翻白眼:“不吃,老子气饱了。”


  “你少玩点女人多吃点饭,练个几年兴许能跟我打十分钟。”


  “……你给我滚滚滚!!”


  最后我还是乖乖下楼吃饭了,因为鬼灯把我压在沙发上,举着拧开的矿泉水说如果我不听话就浇我一身,那水还是他喝过的!


  现在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人点了满桌的饭菜,不停地往嘴里填。


  我自己点了一份盖浇饭,偶尔戳两筷子,基本都在看鬼灯吃。


  “我们就两个人,你点这么多干嘛?”我问他。


  “我吃得多。”鬼灯淡定地说。


  那帅哥你吃得也太多了……邻桌的人都在看你知道吗?


  “你这么能吃谁养得起你啊,工资都用来吃饭了吧。”我感叹。


  鬼灯的动作顿了一下。


  话说出口以后我也愣住了。


  空气停滞了几秒,鬼灯冷淡地说:“我自己养得起自己,一个人就行了不需要别人。”


  ——不需要别人。


  我有些恍惚。


  鬼灯最后的话跟刀子似的狠狠捅进了我心里,让我食不知味,但我怕自己表现地太明显,还是一口一口机械地往嘴里塞。


  “哦……”我听见自己小而压抑的声音,“那活该你没对象你就孤独终老吧。”


  鬼灯没有再说什么,晚饭在我们的沉默中结束。


  ***


  吃完饭回到房间,鬼灯给我一部手机、一张卡和五万现金,简单地交代了一些事情给我,然后我们开始沉默地看电视。


  电视里播放的是一个搞笑节目,男女嘉宾各种被整,我跟鬼灯都没有笑。节目里不时传来观众疯狂的笑声,更衬得房间里气氛尴尬。


  我缩在三人沙发右角落偷瞄左边面无表情的鬼灯,这人脸跟棺材板有的一拼。


  我有些后悔吃饭的时候说那些昏话了,现在我都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面对他,只能看着电视偶尔走神。


  “接下来有请美奈小姐为我们表演鼻孔吃面!”“哇!”“哈哈哈哈!”


  好无聊……


  到了十点钟这无聊的节目终于播完了,我上下眼皮也快黏一起了,突然听到鬼灯问我:“困了么?”


  我一个激灵就清醒了。不知道他打的什么心思,我结结巴巴地回答:“不、不困。”


  鬼灯皱着眉说:“洗漱一下该睡觉了,明天还要早起。”


  “哦……”


  接下来的五分钟如梦似幻,我跟宿敌鬼灯一起和平地刷了牙,洗了脸,他还先把厕所让给了我。直到我怀里抱着枕头被子被他赶到沙发,我才感觉自己确实身处现实世界。


  “还愣什么,你以为自己是具有观赏意义的雕像吗?”鬼灯吐槽。


  “……没什么,”我憋屈地看着他,“床这么大,你就不能让我睡一个角落吗?”


  “不能。”鬼灯斩钉截铁地说。


  “那好吧。”我忧郁地躺进沙发。


  “晚安。”


  “……晚安。”觉得鬼灯变温柔什么的一定是我的错觉。


  我用被子把自己裹紧,第一个与鬼灯同居的夜晚就这样纯洁的结束了。


  ***


  我曾经妄想过无数种与鬼灯同居的生活,但没有一种是像这样。没有想象中早餐的香气,也没有温柔的早安吻,甚至连一句“早上好”都没有,叫醒我的是一个响亮的巴掌,打我脸上的。


  跟恶鬼同居的生活简直惨无人道啊救命!


  我捂着腮帮迷糊了一会儿,猛地跳起来冲进浴室怒斥正在刷牙的鬼灯:“你他妈有病啊!叫人起床用得着揍吗?还是打脸我今天还要不要出门了啊!?”


  鬼灯正对着镜子咕噜噜地漱口,听到我的话他把水吐出来,瞟了我一眼说:“大清早就看到你那张流口水的蠢脸,不爽而已。”


  “那就把眼睛挖掉不要看!”


  “嗯嗯,看到您白痴的脸我还真有自挖双目的冲动。”鬼灯边擦脸边说,“抓紧把您脸上的口水洗干净吧。”


  说完他就绕过我离开了浴室,顺便还体贴地帮我带上了门。


  我真想炸了这里跟他同归于尽。


  “艹艹艹艹艹……不我要心平气和心平气和心平气和……”


  我边骂边放水,水温已经调的正合适,勉强抚慰了我暴躁的内心。说实话我活了这么久已经很少去计较什么,被姑娘劈腿甩了或者扇巴掌都不会生气,但是面对鬼灯就十分易怒。


  只有鬼灯是特别的。


  我对着镜子照脸颊上淡淡的巴掌印,其实不是多疼,过一会儿就能消了。


  鬼灯这货还算有人性……等等!


  我惊恐地摸着脸,心想大爷的被人打了脸还这么知足我该不会觉醒受虐狂体质了吧。


  太可怕了……希望不是。


  我心如乱麻地出了浴室,客厅里的鬼灯已经整装待发了。他今天又换了一套西装,加上嘴角浅淡的弧度,简直帅得人不敢直视……五分钟后我更加心如乱麻地出了宾馆大门。


  ***


  斑驳的水泥地和铁轨,咣当咣当的老电车。


  “据说目标藏在本市的A高中,我们要去那里当几天老师。”鬼灯看着地图说。


  我没理他,我正死死地瞪着他脑袋上那个不合时宜的短檐帽,真心希望它能自己掉下来。


  ……这个配西装也太丑了,鬼灯到底怎么想的?


  “喂!白猪,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呃?哦,听到了,什么老师啊?”我无聊地问。


  “我教历史,你是校医。”


  “不错啊,还挺合适的。”


  “还有你记住,我在人间界的名字是加加知。”


  “那我叫什么?”


  “白豚。”


  “……”


  “骗你的。”


  “……我知道,就叫白泽吧。”


  “其实我还是觉得白猪更好听。”


  “好听你个头,该下车了。”


  在老电车虽旧,但还是比较迅速地晃荡到了地图上这个偏远的小村庄,我跟鬼灯又走了二十多分钟的路才找到了那所高中的地址。快到A高门口的时候我发现大门旁一个穿着运动服的身影,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没想到这小地方,还有这样一等一的美女啊。”我笑着说。


  【TBC】

------------------------

发晚了……对不起_(:з」∠)_

评论(3)
热度(24)

© 三俗34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