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俗345

花心萝卜,坑品极差

【鬼白】《口不对心》③

《口不对心》


【三】


************************

【妲己姐姐的恋爱诊疗所】


  “‘快点堕入地狱吧!’这种话是不可以写进情书里的哦鬼灯大人……”

*************************


  我是故意绕远路走的。能走弯路就走弯路,没有弯路就多转两圈儿,路过一家小吃馆我还进去要了一碗米线。绕路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不少新奇有趣的店,就这样高高兴兴地边走边逛,等到了地府手都提东西提到发酸了。


  阎魔大王看到拎着大包小包的我十分惊讶:“今天是什么节日吗?”


  “呃、不是,”我尴尬地说,“其实我只是来送药,这些是路上买的。”


  “哦……”阎魔失望地看着我手中的一个猫咪布偶,小声说:“都好可爱啊。”


  “你喜欢的话就请拿走吧。”我自觉地把布偶塞进他怀里。


  “可以吗?”


  “诶呀就当做是友好交流的纪念好了,明年也请关照我的店哦。”我笑嘻嘻地说。


  “啊,那真是太谢谢了……”阎魔一脸幸福地抱着布偶,“这么可爱的布偶我孙子肯定会喜欢!”


  阎魔的孙子喜不喜欢布偶猫我不知道,但是小孩子喜欢新奇玩意儿是肯定的。


  阿香今天有事不在,于是我翻出几样奇怪的玩具给了茄子和唐瓜,看着他们兴高采烈的样子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成年人的荣誉感。

  然而这股荣誉感在阎魔说:“鬼灯君今天心情不大好请白泽君把药交给他吧。”的时候消失殆尽。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他,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你让我去?”


  阎魔点点头。


  你逗我!我咬牙说:“你不是说他心情不好么?”


  阎魔的眼神飘忽不定:“所以麻烦你去安慰一下他啦……你知道我说不过他。”


  “所以你就让我去?我们关系又不好啊!”


  阎魔小声嘀咕:“书上说这样叫以毒攻毒,我才看的。”


  “……”


  “白泽君,”地狱的大王可怜巴巴地看着我,“鬼灯君好几天都没有跟我说话了,你就帮帮我吧。”


  “我不要。”我干脆地说。


  “白泽君这么能干一定可以让鬼灯君回心转意的。”阎魔乞求。


  “……喂。”这是知道我吃软不吃硬啊。


  阎魔提高了声音:“难道白泽君害怕见鬼灯君吗?”


  “好了别说了我去就是了!”


  “太好了,”阎魔欣慰地感叹:“书上的激将法真的有用呢。”


  ……你看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书啊!


  ****


  一分钟以后我略带踌躇地推开鬼灯办公室的房门,还没进去就被屋里的盛况吓了一跳。地板上到处都是白色的文件纸,还有不少像风筝似地在空中乱飞,发出哗啦啦地声响。鬼灯坐在山一样的文件堆低着头里写字,听见动静便不耐烦地斥责:“我说过不要来打扰我工作你们听不懂人话吗!?”


  “啊,那个是我。”我说。


  鬼灯从文件里抬起头,我哆嗦了一下,不为别的,是因为鬼灯的脸实在是太可怕了。此刻的辅佐官大人头发蓬乱面色青白,挂着硕大黑眼圈的眼睛向外射出恶毒的眼神,跟志怪小说里描绘的恶鬼完全没有两样。他看到我“啧”了一声,手一甩一个尖细的物体便“嗖!”地朝我飞过来。我没动,那东西狠狠地扎进了我头发旁边的门板里。


  ……是钢笔。疲劳状态也战力不减啊这小子。


  我不满地看向鬼灯,他冷冷地问:“你来干什么?”


  “来送药,”我干巴巴地说,举起装着樱桃和中药的袋子,“顺便来探望一下你,你上司拜托我的。”


  鬼灯盯了我几秒,又重新把头埋进了文件里:“东西放下了就快滚。”


  我看着他异常憔悴的脸色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碍于面子又不好说出口,于是我说:“阎魔说你这几天都不理他,他很困扰。”


  “我就是想理他都没空,”鬼灯伸手揉揉太阳穴,皱着眉头说“这些混蛋工作也是拜那个无能的上司所赐,我可没心情再陪他玩了。”


  “那你也不用这么拼命吧!”我忍不住说。


  听到这句鬼灯停下手中的笔,抬起头饶有兴味地看着我。


  “呃……”被他这么一看我就卡壳了,“我、我是说你这样很……消耗身体,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开几服精力剂的。”


  鬼灯翻个白眼又把头低了下去。


  ……这种失望的样子是怎么回事我打消了他什么期待吗?


  “我也不指望您说什么有用的话安慰我了,”鬼灯边写边说,“请告诉阎魔我没有生气,只是对他低下的工作效率有些不满而已……”


  他顿了一下,神情有些疲惫:“上司的能力一向如此低下,我也习惯了呢。”


  “喂,”我皱着眉问他,“你几天没睡觉了?”


  “四天。和悠闲的废物神兽您不一样,我可是很忙的。”


  虽然有听说这人很敬业但真见到还是头一回,这家伙是个超级工作狂啊!


  “稍微去睡一会儿吧不然是鬼也会垮掉的!”


  “不要!”


  “不行!”我激动地上前拽住他的手腕,袋子不小心掉到地上也没管。“给我去睡觉!”我生气地说。


  “你——”鬼灯震惊地看着我,嘴唇微微张开好像想要说什么,但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整个人就像是被关掉电源的机器人一样松懈下来,接着他双眼一闭,脑袋“砰!”的一声砸在了桌子上。


  ……声音好响一定砸得很疼。


  我呆呆地看着趴在办公桌上的恶鬼,如果我几千年的医师经验没出问题的话那这货应该是累得晕倒了。


       天道轮回啊!我感叹,上回是我这次就是你晕了。


  我小心翼翼地把那颗像丛林狮子王一样乱蓬蓬的脑袋抬起来检查,鬼灯的额头有些发红,而他刚才砸过的地方留下了一个坑。我心想这家伙的头可真硬啊,以后可不能再让他用头磕我。


  检查完没有什么问题,我便托住他的脸颊,手指轻轻地在他脸上摩挲。这种动作平时我是绝对不敢做的,现在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触手的肌肤滑溜溜的又软又凉,我忍不住多摸了一会儿。鬼灯好像是睡过去了,平稳清浅的呼吸传递到我手上,有点痒。


  “白痴,”我小声嘟囔,“小心过劳死啊。”


  我凑近了鬼灯,按照以往的把妹经验现在应该偷偷在他脸上亲一下,当然如果是把妹的话最好要让妹子发现,而我却一点都不希望鬼灯会发现。


  这大概是因为我是真心地,非常非常喜欢他,但他不喜欢我。


  我注视着鬼灯沉静的睡脸,心想这真是太可悲了。


  “白痴。”我又说,不知道是在骂谁。


  最终我还是没有亲吻鬼灯。我只是给他垫了个抱枕好让他睡得舒服些,又给他披上了衣服,没用我自己的。然后我把地上散落的文件纸收好,把窗帘拉上,轻手轻脚地关了门。


  阎魔在外面翘首以盼,我前脚出来他后脚就贴上来兴奋地问:“鬼灯君怎么样?”


  我翻了个白眼:“累得睡着了。”


  阎魔像是被戳破的气球一样瘪了下去,对着手指说:“都是我的错。”


  他这样我也不好指责什么,只是安抚说:“其实鬼灯没有生你的气,只是希望你在工作上能多体谅他一些。”


  “嗯。”阎魔无精打采地回答。


  “您也加油工作吧,”我瞟了一眼大厅里的时钟,“时间不早了,我先告辞了。”


  “诶,白泽君这就走了吗?”阎魔惋惜地说,“今天真是多亏你了,本来还想留您在这里吃晚饭呢。”


  “谢谢啦,不过我家的桃子和兔子还等着我做饭呢。”


  “这样啊,好可惜……”阎魔挣扎了一下说,“其实我觉得白泽君跟鬼灯关系真的很好呢。”


  “啥?”


  地狱的大王展露出与身份完全不符的慈祥笑容:“关键时刻你们的关系很靠得住啊。”


  “……并没有。”


  我拎起剩下的准备留给自己和桃太郎的东西,冷淡地说:“我们只是孽缘而已。”


  ——我们之间并没有那么紧密的关系。


  不过要是我说喜欢他,鬼灯估计会将“仇敌”这条关系链巩固一下。


       阎魔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看我的表情克制住了。


  我在大门口朝着他们比划“拜拜”的手势,挂着一副挤出来的轻松笑脸说:“记得替我向阿香小姐问好哦。”



【TBC】

-----------------------------------------

我补课回来啦,这段时间会好好更新的。_(:з」∠)_

剧透一下会有现世的同居play快到了。wwww

以及我是不会让鬼灯先表白的!【喂

评论(2)
热度(27)

© 三俗34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