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俗345

花心萝卜,坑品极差

【鬼白】《口不对心》②

《口不对心》


*********************************

【妲己姐姐的恋爱诊疗所】


  请问暴力倾向是喜欢的一种吗?

  ——鬼灯

****************************

【二】


  “你在看什么?”面前的人问我。


  “啊,没有……”


  我尴尬地笑了一下,把目光从那对冲破衣领束缚呼之欲出的双峰上移开。这少说也得有E cup吧,真大啊……


  对方娇嗔道:“讨厌呐,你在看人家的胸部吧。”


  我冷汗如雨下。


  那人娇笑着贴上来,白皙的脸颊晕染粉红。我手足无措地往后退避,脖子却被勾住。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在我眼前无限放大,“她”轻声问我:“白泽哥哥,鬼灯酱漂亮吗。”


  我惊叫:“不!!——”


  “——白泽先生!?”


  “……啊。”


  我睁开眼睛,之前的恐怖景象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桃太郎几乎填满我视野的焦急大脸,还有兔子。


  我虚弱地说:“桃太郎你靠得太近了……”


  “哦哦对不起,”桃太郎急忙往后撤,“白泽先生您刚刚好像很痛苦的样子,我太担心了所以才这样……”


  “没关系。”我揉揉发痛的额角,“做了一个噩梦而已。”


  桃太郎关切地问道:“没事吧,有感觉很难受吗?”


  “我没事。说起来我晕了多久,鬼灯走了吗?”我问他。


  “鬼灯大人刚走。”桃太郎伸手探了探我的额头,“你晕了差不多一两个小时吧,现在已经好了。说起来你之前发高烧晕过去,还是他抱你下来的呢。”


  “……啊?”抱?不是用拖的?


  “虽然后来他不小心把你摔到地上了,嗯应该只是不小心。”


  “……”呵呵。


  我揶揄地笑了一下:“那还真是谢谢他了。”


  桃太郎仿佛没听出我的弦外之音般赞同地点了点头。


  学徒兔子凑过来,用小爪子抱给我一杯温水。我接过杯子,揉着它毛茸茸的脑袋对桃太郎说:“你也去休息吧,我想一个人静一会儿。”


  桃太郎答应,又交代我一些注意休息之类的话便走了,兔子蹭蹭我的手心也跟着他蹦蹦跳跳地离开了房间。


  屋子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深吸一口气,再慢慢地吐出来,然后把整个人都埋进柔软的杯子里。


  脑海里不受控制地回响起昏迷前鬼灯焦急的声音,就像是幻觉一般,身边萦绕起那人身上的味道,是淡淡的金鱼草和檀香香气。


  桃太郎说,还是他抱你下来的呢。


  ——是“他”。


  我闭上眼告诫自己不能再想了,沉溺于幻想之中会使人更难以抽身,到时候只得加倍痛苦。


  就此打住吧。


  我在脑子里默背了一会儿常用的药理知识,终于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


  神仙大都没有七情六欲,而且在九重天上谈恋爱会遭到严酷的处罚,例如天蓬元帅就是典型案例。但是我严格来说并不是多正式的神仙,不过是个上古神兽,所以并不受太大的限制。


  按理说这应该是件好事,我本来就喜欢温柔可爱的女孩子。


  但是一旦拥有了“感情”,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


  感情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它不受你的控制,有时甚至还会反过来掌控你。我一点都不喜欢这种无法遏制的情绪波动,因为我现在正被它玩弄于鼓掌之中……应该是这样。


  我喜欢上一个男人。


  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几千年来我一直是个看见美女就迈不动腿的家伙,尽管我现在依旧保持这一习惯,却仅止于君子风度的欣赏,我也不再对着花花公子上的火辣美女撸了。


  我喜欢上了鬼灯,在我毫无自觉的时候。而且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这大概就是“感情”的力量,真可怕。


  我想起第一次认识到‘喜欢鬼灯’这件事的时候。


  那天我们在温泉池子边上打架,他想把我踹下去,但我手快拉住了他的和服衣襟,于是我们两个一起掉进了温泉里。


  鬼灯黑着脸浮上来,伸手就揪住我的领子,我在被他压制的情况下依旧嬉皮笑脸。我估计那时候我脑子坏了,居然主动贴到他身上,等我意识到眼前人是个什么模样时已经来不及了。


  我只得愣愣地看着那副近在咫尺的躯体,咕嘟咕嘟地往下咽唾沫。


  鬼灯浑身湿透,上身衣服被我扯下了大半,露出肌肉紧实的胸膛。一滴水珠顺着那光洁的肌肤下滑,缓慢地,色.情地滑下去。还有鬼灯那带着怒意的脸,有几缕头发湿漉漉地贴在他的脸颊上——这一切都对我产生了致命的吸引力。

       尽管那翻山越岭充满力度的肌肉线条与女性完全不同,我还是起反应了。


  我的欲望叫嚣着扑上去扑上去压倒他压倒他,我的理智却告诉我不行,现在冲动只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我的脑子里进行着激烈的天人交战,但是无论谁输谁赢,我下半身的状况都是隐藏不了的。于是我猛一下推开鬼灯就慌慌张张地跑了,无暇顾及身后愤怒的声音。


  后来我湿淋淋地回到家,桃太郎和兔子都凑过来,但我拒绝说话。我冲了个凉水澡然后上床睡觉,之前的景象却挥之不去。我强迫自己在脑子里背药理好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好久以后才睡着,然而第二天还是对着湿淋淋地内裤欲哭无泪。


  第二天我又关门谢客在家里研究了一天GV和基佬杂志,但除了呕吐物外一无所获。由此我才意识到,我是喜欢上鬼灯了,不过只喜欢这一个男人。


  于是我又花了一天时间来想通这个可怕的事实,终于勉勉强强接受了。


  现在想来那时的自己真是蠢得不行,明明再纠结也无法改变既定的事实和感情。诶呀上了年纪就是喜欢回忆往事。


  我从果盘里捡出一颗鲜红的樱桃,问桃太郎:“鬼灯订的药做好了吗?”


  “昨天就做好了,但是鬼灯大人一直没来拿。”桃太郎说。


   我皱眉:“约定日期是前天对吧?”


  “是的。”桃太郎试探着问我,“需要我送过去吗?”


  “不用了,”我把樱桃咬掉,含糊地说“我去送好了。”


  桃太郎惊讶地说:“诶?”


  “我想顺便去趟地狱花街。”我找了个理由。


  桃太郎半信不信地点了点头,去找做好的药了。我把樱桃核吐掉,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主动揽下这个找死的差事。


  估计见面就会被揍。


  算了去就去吧他又不能吃了老子。


  五分钟后我已经走在前往地府的路上,怀里抱着药草和桃太郎声称用来“表达感谢”的一大袋樱桃。我之前反驳他说那货还踹烂了我屋里的门为啥要感谢他。桃太郎却颇具深意地说,冤冤相报何时了。我被他高深莫测的表情吓到,老老实实地抱着樱桃走了。


  我的步子比平时慢很多,完全不同于以往要去花街时的那种轻快。


  说实话,我并不太想主动见鬼灯。但是心底总有那么一小块地方,见不到他就跟猫挠似的发痒,痒得人受不了。这是病得治。


  我又开始胡思乱想见到鬼灯应该怎么办,是把药砸到他脸上就跑还是别的什么,一边往嘴里塞樱桃,估计到了地方就能吃掉一半。


  这条路要是能这么一直走下去就好了。


【未完待续】

===============

说起来我明天就回学校,可能放假前就没有更新了,所以这次爆了2000的字数,大家有没有吃的开心?wwww

第二章准备花一大半篇幅叙述的湿身play被浓缩了很多……我原本酝酿了句子很多用来形容面红耳赤的白泽来着。XD

这两天都是熬夜用吉吉敲字,外加酷狗。Example的男声太性感啦熬到第二天早晨都不嫌累!!!强推他的One more day(Staty with me)还有Kids again!!!听着鼻血都要出来了!!

最后还是要谢谢大家的支持,这篇傻不啦叽的文能获得你们的赏识真是太好了。_(:з」∠)_


评论(4)
热度(36)

© 三俗34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