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俗345

花心萝卜,坑品极差

【鬼白】《口不对心》 ①

【鬼白】

《口不对心》


中长篇|正剧偏轻松|白泽视角|

**********************************

【妲己姐姐的恋爱诊疗所】

   

       我暗恋一个人很久了,但是我们每次见面都要打架。

       而且我还打不过他。

       ———白泽

*********************************

【一】


  早上醒来时我头痛得要命,感觉就像被大象踩过似的。我挣扎着坐起来,赤脚就下了床。太阳穴突突地跳,头晕目眩间我似乎踩到了什么柔软的物体,低下头看到一团卫生纸,白色,用过的。


  接下来头痛愈发厉害了,因为我又发现很多用过的纸团,满地都是,是男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跌跌撞撞地走进卫生间,墙上的镜子里映出一个憔悴的人影。我凑近了看,于是一个头发蓬乱面色苍白眼皮浮肿的男人样貌便清晰地出现在我眼前。


  然后我对着那张写满了肾亏的脸,哇的一声吐了个昏天黑地。


  ***


  我喜欢喝酒,尤其喜欢和美女一起喝酒,但我很讨厌宿醉,要是有谁能研发一种不会导致宿醉的美酒该多好……头好痛。


  “桃太郎……”我躺在沙发上哼哼,“快给我来碗醒酒汤,另外今天停业……唔。”


  “您昨天喝多了白泽先生,今天可是鬼灯大人来收药的日子哦。”桃太郎边熬汤边说。


  好吧,比起宿醉我更讨鬼灯。


  我问他:“今天还有别人来取药吗?”


  “没有了,这两天只有鬼灯大人一个订单。”


  “那就叫他明天来拿,说本店今天谢绝来访。”


  桃太郎叹了口气,端着醒酒汤走过来。


  “您今天怎么了?平常可是从来不会把工作延后的。”


  因为老子肾亏。


  我没回答他,试着坐起来喝汤,但是身体太虚动动都嫌累,于是我干脆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要求道:“难受,你喂我。”


  桃太郎又叹息了一声,却还是盛了一小勺汤药,吹了吹后递到我嘴边。


  “小心烫。”他叮嘱道。


  真贴心。我满足地把勺子咬进嘴里。


  就这样一口一口快把汤喝完的时候,“砰砰砰!”的敲门声打断了室内师徒情深的场面,然后一个令人厌恶的熟悉声音说道:“白猪先生,我来取药。”


  我惊恐地看向桃太郎。


  “我还没来得急通知他。”他抱歉地说。


  宿醉+拖延工作+鬼灯=死。


  “就说我不在!”


  我蹭的一下跳起来就往卧室跑。按照我以往的经验,再不开门的话一分钟之后这货就会破门而入,以前是两分钟估计现在只要三十秒小爷就可以挺尸了——本来我就打不过他,现在宿醉状态目测直接被秒杀。


  我迅速地躲进卧室关门上锁,还没来得及找个家具把门堵上,木门就发出了令人恐惧的声响。我心下一紧,立即闪到一边,只听“砰!”的一声巨响,整张门脱出门框倒在地上。


  我一下没站稳也坐倒在地上,对着这画面不禁咽了口唾沫。


  幸亏老子反应快,不然都得给拍成平的。


  “哦,居然闪开了呢。”


  罪魁祸首不急不缓地走了进来,用那根刚打飞我家木门的狼牙棒指着我的头,居高临下地说:“我来收货,白泽先生,你为什么要跑呢?”


  我冷笑:“当然是为了躲你,私闯民宅的凶恶罪犯。”


  鬼灯冷哼一声,问:“别废话,药呢?”


  “没做完。”我回答。


  狼牙棒几乎戳到我脸上。


  “你现在揍我的话这星期都别想拿到药了。”我说。


  鬼灯闻言收起了狼牙棒。他用嫌弃地眼神扫视了我的房间一圈,忽然换上了一种戏谑的表情。


  “拖延工作的原因是纵欲过度吗?”鬼灯问道。


  我这才想起来今早卧室里的一片狼藉。


  ……我操。


  “你想多了,那是我擦玻璃用的卫生纸。”我梗着脖子扯谎。


  对方挑眉:“这种愚蠢的理由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用了这么多,白猪先生还真是性。欲旺盛呢。难道是发情期?”他继续冷嘲热讽。


  我脑仁儿生疼,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滚你大爷!”


  这畜生的狼牙棒又开始晃悠了。


  我干脆双手一摊躺在地上,无奈地说:“现在我没工夫对付你,也没法做药,你要是实在急就去找桃太郎吧。”


  他顿了一下,说:“我不急。”


  胡扯!不急你这么早滚过来喂兔子呢!我翻了个白眼躺地上不动了。


  鬼灯静了几秒,伸出脚踢了我一下:“起来。”


  “头晕起不来。”


  “酒又喝多了?”他嘲讽,“活该。”


  头疼得厉害,我不耐烦地说:“烦死人了,你管不着我!”


  鬼灯好像受了什么刺激似的愣了一会儿,皱起眉头说:“不要撒娇。”


  你哪只狗眼看到老子撒娇了啊!?我惊恐地看着他。


  眼前人全然不在乎窝复杂的表情,弯下身伸手扣住我一只手腕,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我因为惊吓过度没有任何反抗,顺从地任他拉着,用力过度地拍打我沾了灰尘的衣服。


  鬼灯的手很冷,我缩了一下,他的手就松开了。


  现在的局势是我和他面对面站着,两个人间距离近的可怕。我的头很痛,不知是因为难受还是因为刚才跟他接触的关系我又开始晕眩。视野里的的人和物开始摇晃,鬼灯伸手扶住我问道:“怎么了?”


  我晕晕乎乎地说:“站不稳……”


  他啧了一声,用手试探我额头的温度,忽然生气地说道:“你发烧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鬼灯好像有点紧张。


  绝对是错觉。


  那只冰冷的手贴在我的额头上,带来令人舒适的凉意,那一刻我对这温度产生了依恋,不想让他把手抽离。


  但是这样不行。


  我把那只手拿开,闭上眼睛不去看那张近在咫尺的脸上的表情,低声说说:“去叫桃太郎来。”


  然后我就晕了过去。


【未完待续】

=============

新坑!!!!窝手机mp3都被没收了穷极无聊在学校写的文,是手稿来着www

然后被我妈无意中看到了,她骂我说字太烂了。【。

第一章我就在秀鬼白恩爱嘿嘿嘿,“鬼灯一旦面对撒娇的老婆(?)就会很温柔”我好爱这个梗!希望大家也能看得开心!大家开心我就开心wwww

……利艾坑我放假就填orz





评论(7)
热度(46)
  1. Eternal Crescent三俗345 转载了此文字

© 三俗34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