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俗345

花心萝卜,坑品极差

脑内选项正在全力扰乱我的人生(九/完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啦!!!!

GREYLIN:

胜出原作向
出久中了行动会受到强制选择干涉的个性





「选择吧——」
「1、让丽日给你做人工呼吸。」
「2、让轰给你做人工呼吸。」
「3、让爆豪给你做人工呼吸。」


第一次,面对强制选项,出久陷入了深深的迟疑当中,被女孩子人工呼吸这种事,他还是有点憧憬的,他不能蒙昧真心。


「选择吧——1、让轰给你做人工呼吸。2、让爆豪给你做人工呼吸。3、让神奇海螺给你做人工呼吸。」


见出久迟迟不应,强制选项的天音重复了一遍,听到最后出久差点吐出海水,第一个选项怎么不见了?新出现的选项还变得十分诡异,神奇海螺是什么?


忍着胸口的涨噎感,出久想他和爆豪也亲过一次了,再亲一次应该没关系,于是选择了第二项。刚做出决断,爆豪就有了动作,其他人没有再争论,而是看着爆豪走到出久身边半蹲下。


爆豪俯下身,两人的呼吸瞬时交汇混着,他刚准备亲下去,出久咳嗽了一声,从喉咙里喷出一口胃酸泡过的海水,喷了爆豪满脸。


出久睁大了眼,天知道为什么堵在胸口半天的海水会在这时候被吐出来!


其他人也懵了,今晚发生的事情也太出人意料。


“对不起……”
“你这么快就能说话了?很有精神嘛……混蛋!”抓起出久的手抹掉脸上的液体,爆豪眯起眼,瞪着出久。平复胃里翻腾、喉咙干涩的感觉,出久哑着嗓子道歉。


他真的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我不是故意的!”
“你没事了吧。”


“没事了。”出久捂着胸口摇摇头,啊了一声就顶着没擦干净的残存污秽物独自离开了。爆豪看起来并没有很生气,反而更担心他的身体,不知道是不是出久的错觉。


爆豪一离开其他同学连忙围上来,确定出久没大碍后在相泽要求下大家重新回到旅馆,出久是被饭田背进房间的,他休息了很久,饭也没有吃,到了同房的饭田要睡觉的时候,才恢复了气力。


“饭田君,我想洗澡。”
“绿谷?你不先吃饭吗?”


「选择吧——1、比起吃饭,我更想吃你。2、比起吃饭,我更想吃枕头。3、比起吃饭,我更想裸奔。」


又来了,他就知道,出久尴尬的笑笑。


“身上黏黏的,比起吃饭,我更想裸奔……在浴室里!”
“绿谷,不用去浴室啊,这间旅馆有温泉,你可以去那里泡澡,对身体也有好处。”


“好。”


旅馆里的温泉,在走廊尽头靠近海岛边的地方。出久拿着浴盆和毛巾拉开和风纸门的时候爆豪刚刚入水,在这种时候看到对方,一个站在门口,一个泡在水里,两人面面相觑,好一会后出久避开爆豪的视线低着头进去。


「选择吧——1、找爆豪要一根腋毛。2、指着爆豪大喊他是处男。」


久违的第二项令出久手抖了一下,浴盆掉到了地上,发出哐当的声音。以为出久是溺水还没恢复,爆豪刚想问,出久连忙捡起浴盆问道。


“小胜,可以给我一根你的腋毛吗?”
“……”


爆豪抿唇,蒸腾上升的水雾模糊了他的表情。


“你想要?”
“想要……”也不是特别想要……出久在心里补充。


“自己来拿。”
“诶?”让出久没想到的是爆豪竟然答应了?他竟然还能有亲手拔爆豪腋毛的一天?怀抱着忐忑与惊奇,出久紧张又跃跃欲试。“是让我自己拔吗?”


“啊。”
得到肯定的回复,出久放下浴盆和毛巾,脱掉睡衣入水游到爆豪身边,他还没动作爆豪已经很配合的抬起手,深呼吸一口气,出久刚伸手,还没碰到腋窝,就被抓住手腕按在泉边的石头上。


“小胜?!”
“废久。”刚才犹如暴风雨前的平静,之前不论做出如何无理取闹行为都没有真的生气过得爆豪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两人的距离不过几公分,爆豪的排拒清楚写在脸上,和额发发梢落下的水滴一样,出久看的很分明。“离我远点!”


说完,爆豪从水里起来,看都没有再看出久一眼。出久还以为爆豪会说别的,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不该是这么冷漠。明明之前因为强制选项做过更过分的事情,为什么现在会这么生气?他不明白啊。


出久想叫住爆豪解释,可是他该说什么?


「选择吧——1、不要走!我的王之力量!2、我不会放弃的,你可是我的朋友啊!3、爆豪胜己!我再也不会憧憬你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出久总觉得第一项是轰的声音,听的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几个选项无论选哪一个都一样吧,太肉麻了。握着自己的右手,出久犹豫了很久,还是选择了第三项。


“爆豪胜己,我再也不会憧憬你了!”


第一次被出久叫了大名,爆豪的脚步顿了顿,还是没有回头,出久看不见他的表情,他也不想知道,他憧憬着爆豪,是不会改变的。听听还好,当他真的吼出这句话后只觉得被迫违背心意说完全相反想法很难受,就好像在否定自己。


洗完澡,出久没有胃口吃饭,夜里睡觉时他翻来覆去,怎么也无法完全入眠,爆豪那句离我远点哽在心头,上不去,下不来,堵得慌,明明过往的十五年听了无数次都不会有这种感觉,他今天是怎么了?


「选择吧——1、除你之外地球上所有人变成饭田的眼镜。2、欧尔迈特马上和不认识的女人结婚生子。3、去爆豪的梦里来个大冒险。」


这根本就不用选,出久翻了个身,一阵天旋地转,很快他就出现在一个很狭小由四堵玻璃围起来的空间里,抬头就能看到有着恐怖脸蛋狰狞表情和巨大身体的他压迫着这片空间,玻璃上写满了第一和胜利,下面则摆着每个年龄段的出久娃娃,从一岁到十五岁一共有十五个。


这就是爆豪的梦境?不过爆豪呢?


出久刚想到爆豪,爆豪就出现了,他穿着战斗服,用类似于瞬步的方法出现在了这间房,看到真人大小的出久,他的眉头动了动,似乎有些惊奇,不过他并没有发表什么感想,而是不紧不慢从出久身边走过,靠在了那堆娃娃旁边的玻璃墙上。


出久伸出手,想打招呼,才发现自己戴着手套,穿的也是战斗服。他想起那句离我远点,决定直接靠到爆豪身边去,这是梦境,与现实相反。


「选择吧——1、在爆豪面前脱下你的战斗服。2、在爆豪面前倒立劈叉直到世界终结。」


……这个选项,只能脱了。幸好是在梦里,做这种事也可以当做没发生过,而不是沦为羞耻的回忆。走到爆豪身边,出久坚毅的眼神让爆豪正视出久,只是下一秒出久就拉开拉链,在他的视线里脱下了战斗服。


露出战斗服包裹下的丁字裤。


注意到爆豪的眼神不对,出久低头。丁字裤?他是什么时候穿上丁字裤的?不仅如此,他穿的是丁字裤也就算了,腿间的爆豪胜己四个字还在发光。
荧光笔他不是早就擦掉了吗?怎么会?还是说这几个字给爆豪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


对于只穿着丁字裤大腿间还写着自己名字的幼驯染,爆豪的眼色沉了沉,二话没说,果断将出久推倒在地,然后拿出不知道从哪里出现可能是用令咒召唤来的英灵窗帘布把出久包的严严实实最后还打了个结。


“……小胜?”
“……”


“这样我没法行动了啊!”出久抗议下,爆豪哼了一声,终于开口。
“我才不管!”


“松开我吧,我会把衣服穿好的。”
“你脱衣服是想干嘛?!”


“给你看啊。”
“鬼才想看你!”
出久说的是实话,虽然反而让爆豪更加生气了。


“总之,小胜能不能先松开我……求你。”被裹成一团真的挺难受的,出久想用个性,可是他发现他一点个性都使用不出来。
“傻笑给我看。”


“诶?”
“傻笑给我看,混蛋!”


“是说我傻笑小胜就会松开我吗?”
“……”爆豪没回答算是默认。


出久也不知道爆豪眼里的傻笑是什么概念,回忆上鸣变成白痴的笑容,出久酝酿了一番,模仿十分到位的笑了,如果是别人肯定会夸他模仿的像,到了爆豪这里却是立马被嫌弃了。“你白痴啊?!”
“小胜不是要我傻笑?”


“不是让你像白痴!你平常就笑的很傻了!”
“所以就像平常那样笑?”


“嗯。”
“这种事,开始就说清楚啊。”出久嘟咙了一句。


不过刻意想着去笑,出久反而无法自然的笑出来。笑了半天,笑的脸抽,都没法笑出爆豪所谓平常的样子。


“小胜为什么想看我笑?”
“……你傻笑的样子最近不那么让我火大了。”


揉了揉耳朵,出久怀疑自己听错了,可刚刚爆豪的确说了那句话。


“原来是这样吗?”
爆豪凝视出久好一会,略微烦躁的点头。


“为……”


「选择吧——1、询问爆豪是不是喜欢上你了。2、询问爆豪是不是爱上你了。3、询问爆豪是不是想和你生孩子。」


“小胜是不是想和我生孩子了?”
“哈?谁生?”


“所以小胜有这么想过吗?”
“闭嘴!都是你先提起来的!”


爆豪并没有否认,这让出久突然觉察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难以言喻。


「选择吧——1、询问爆豪是不是喜欢上你了。2、询问爆豪是不是爱上你了。」


还要问?而且把出久问过的给剔除掉了,这是什么新玩法?


“小胜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最讨厌你了。”


“可是前几天不是才说喜欢我吗……作为同学、一起长大的玩伴……”
“那是为了试探你而已。”


“试探?”
“试探你的反应。”


“为什么?”
“你问题太多了!就算现在和你说了也没用吧。”


“也是啊,毕竟是在梦里。”
出久说出在梦里时爆豪震了震,哪有梦到的家伙会说知道自己在梦里的,幻影是不会有这种高次元意识的。
“虽然那件事告诉你也没用,不过有件事,我可以现在告诉你。”


爆豪的表情严肃,出久紧张的咽下口水。


「选择吧——1、爆豪接下来会做一件扰乱你人生的事。2、不管爆豪接下来做什么你都要说我怀了你的弟弟。」


当然是第一项,爆豪从来都不会扰乱他的人生,爆豪就是他人生的一部分,不可或缺的那部分。


这片狭小空间内本来明亮充满阳光,在出久作出选择后,突然阴暗下来,光线忽明忽暗闪烁不定。
爆豪靠近出久,猛地给了出久一拳,出久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他狠狠抱住。


“你真的很让我火大,从以前开始,明明什么都没有却是一副从上位者看下位者的眼神,那么弱小,总是立刻摔倒,立刻开始大哭,却会畏畏缩缩挡在我面前保护其他人,不论是说话的语气,还是行为,自顾自的跑过来自说自话,又自顾自的离开,这些全部……都碍眼的要命。”


“小胜……”耳畔激烈的感情迸发,让出久震颤不已。“我们最近不是说清楚了吗?而且那都是过去,当然最近的事情是我的错……”


“闭嘴!”
“听着,你最让我不爽的一点就是……”


「选择吧——1、询问爆豪是不是爱上你了。」


这无疑是选项出现的最不合时宜又最合适的时候了,平复焦灼的气息和被打乱的心绪,出久推开爆豪。


“小胜是不是爱上我了?”
“是又怎样?!”


狭小的房间被激烈情感碰撞产生的巨大冲击轰裂成无数块碎片,被玻璃墙隔绝的空间广袤无垠,房间里的玩偶和头顶的巨大出久都消失了,梦境的虚无里只剩下他们两人,冷静下来,爆豪也没有收回那句话的意思,只是沉默地观察出久的反应,而出久看爆豪的眼眸里只剩下无以复加的震惊,两人在此刻都仿佛第一次认识对方。


等了半天,爆豪都没有对刚才的回答作出解释,消化掉事实,出久的眼角平和下来,油然而生的喜悦让忍不住想开口说点什么,可这是梦里,重要的话,应该留到现实里去说。


「选择吧——1、和爆豪道别说我在老地方等你。2、和爆豪道别并亲吻他的肚脐眼。3、和爆豪道别并用66%力量的小拳拳锤他胸口。」


周围的景色变浅淡,眼前爆豪的身影渐渐模糊,出久由衷的笑道。
“我要走了,我在老地方等你。”


从爆豪的梦境里脱出,已经是凌晨三点,天空黑的如同被墨浸染的海,出久闭上眼,他向爆豪会如实坦白个性的事,等解除以后,逐一解释。


第二天回学校的途中,出久有几次都想和爆豪说话,可是看着爆豪和切岛上鸣几个人吵吵闹闹的样子,他无法开口强行插进去,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说什么。


他想和爆豪做正常的同学甚至朋友,和其他普通的青梅竹马一般相处,对于强制选项无理取闹促使的以至于渐渐超常的关系,和并没有过分排拒的心,他一直都装作视若无睹。他无法在现在就确定自己的心情,他需要慎重的考虑,才能告诉爆豪自己心中的答案。


回到学校以后,出久果真如爆豪所说,离他远远的,就算前后桌也能巧妙保持距离,加上接连两天选项都没有出现,出久更没有不得不接触爆豪的理由,这时他才明白,强制选项给他提供的选项里,和爆豪有关的选项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之前的他其实在被强制选项推到爆豪身边。


书桌前的窗帘被风吹起,出久拉上窗,叹了口气,强制选项那么做的意图到底是什么?难道是……


他的思绪一闪而过,熟悉的天音突然响起。


「选择吧——1、爆豪有了结婚对象,不是你。2、爆豪有了交往对象,不是你。3、爆豪有了出轨对象,不是你。」


楞了好一会,出久垂眸。这个选项,认真的说,就算他想十年也无法得出答案,哪一个他都不想。


「那么你想解除强制选项吗?」
明明是恶作剧,却如同命运一般的声音反问他。


出久知道,只要喜欢上谁,就会解除,可即便不用这几个选项来逼迫,他也可以认清自己的心意。


他喜欢的人,从小到大都只有一个,一直没有变过,不论是无法心意相通的日子,怎么也不能互相理解的日子,还是说不出口内心真实的想法的日子,又或者是终于明白彼此所想平静交谈的日子,这份心情一天也没有变过。


他之前的犹豫是因为不敢,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他不敢破坏,不过他现在必须承认,有时不破不立。
想通了这点,出久几乎是飞奔出去的,连鞋子都没有换。


匆忙跑到四楼,爆豪房间的门虚掩着,人却不在,出久下到宿舍楼一楼,上鸣正在和切岛抱怨这两天爆豪每天放学都要出去好久,出久恍然大悟,他怎么忘记了,他明明说了那种话,却白白让爆豪等他两天吗?真是太糟糕了。


等他从雄英高中跑到折寺小学的一年级教室,果然看到了他想找的那个人。爆豪正坐在他曾经坐过的座位上,凝望旁边的位置。


“小胜!”大口的喘着气,出久等不及,看到爆豪的那瞬间,他只想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我喜……”


“废久,我记得你之前说要生八个孩子?”蓦地打断出久的话,爆豪把视线从旁边课桌上歪歪扭扭的划痕转向门口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的身影。“两个就够多了。”


“诶?小胜你的意思是……孩子的事怎样都好!我真正想说的是……”


「选择吧——1、强制选项将会扰乱你的一生。2、指着爆豪大喊他是处男。」


到了这种时候,比起一生都被选项困扰还波及爆豪和他人,他只能选择说出事实,虽然也许爆豪的自尊会被伤害。


“小……小……”
“小胜是处男!”


处男两个字重重回响在空荡的教室里,爆豪懵了一下,随后起身揪着出久的领带把他拉向自己。桌椅一阵砰砰啪啪的声音,两人一起摔在了地板上。


“那又怎样……”灼热气息喷薄,勃发蹭过腿根。爆豪俯下身,对出久做出最后宣判。


“马上就不是了。”




脑内选项正在全力扰乱我的人生


评论
热度(1302)

© 三俗345 | Powered by LOFTER